2
 

导语:在网上绵延数日的王宝强离婚案刚刚平息,张纪中夫妇离婚案又进入了大众视野。一场场骂战背后,大家不再只纠结于分析“罗生门”一样的“剧情”,持续性关注点在离婚官司中如何分配财产。谁是过错方、舆论支持哪一方,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明星上亿资产如何分配、今后能否保持形象继续捞金。这样看来,家庭中“谁管钱”不只影响了两个人的互动方式、幸福指数,也为今后“劳燕分飞”埋下了伏笔。

女性参与家庭财产管理意愿强烈 实际支配水平低

近日,上海流传着楼市限购的传闻,由此引发了疯狂的“离婚”潮。上半年上海房价的暴涨让很多夫妻通过暂时“离婚”获取更多的购房资格,感情、婚姻、金钱,三者平衡后出现了“排号离婚”现象。上海离婚登记处亲历者称,“现在能离婚的才是真爱”。

为了挣钱或省钱的“假离婚”潮在中国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未婚人士认为不可接受,而已婚人群却表示能够理解。中国女人什么时候敢冒险离婚了?据说排队离婚的队伍里还有孕妇。一项调查显示,过半的已婚妇女同意因为房产等因素“假离婚”,甚至主动说服另一半同意。

前些年《婚姻法》的变动已经颠覆了很多人内心对家庭的认识。司法解释使人不得不怀疑婚姻生活的基本常识,怀疑家庭存在的根本价值。当今的商业社会是一个过于功利化的空间,我们所担心的并不是个体自由得不到保护,而是过多的自由已经使现实生活变得人情冷漠。自那时起,女性开始重视在婚姻中维护自身利益,新闻中越来越多夫妻因房产而争斗。传统家庭观念逐渐淡薄,婚前协议、房产加名、财产管理在婚姻中的重要性逐渐凸显。

外媒称,智能财富管理平台铜板街联合和讯、阿里研究院日前共同发布了《2016女性财富管理报告》。报告显示,60%左右的中国女性掌管着家庭的财政大权。在统筹家庭消费支出的同时,很多女性也开始看重家庭理财资产的配置,对财富管理的需求日渐提高。报告数据显示,有59.5%的女性选择强制理财来控制自己的购买欲望,在主导消费的25至45周岁的这一年龄段,比例更是高达60%以上,同时有52%的精英女性表示会将每年收入的30%至50%以上用于投资活动。

虽然女性注重在婚姻中对财产的管理,但不表明她们拥有更多的财产支配权。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实施的“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显示,女性有房产(含夫妻联名)的占37.9%,男性为67.1%。已婚女性中,自己名下有房产的占13.2%,与配偶联名拥有房产的占28%,男性分别为51.7%和25.6%。拥有自己名下的房产, 未婚女性中6.9%,未婚男性为21.8%。由此可见,女性对于家庭经济资源的占有和掌握依然低于男性,所谓的女性爱管钱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女性掌管的只是静止不动的家庭经济资源,而到需要对经济资源进行分配和处置之时,女性的支配权仍然低于男性。

婚姻中掌管财产是男女之间的权力博弈

8月,社交网络上最火的新闻是“王宝强离婚案”,在网友指责女方出轨不道德的背后,真正挑动众怒的信息是“王宝强借钱起诉离婚”。让大众难以接受的是,“宝强卖命挣钱,马蓉管钱,所有的房产都在马蓉名下,她出轨后藏匿转移财产”。

王宝强的婚姻是中国最传统婚姻模式的代表。男人在外养家糊口,女人负责操持家庭。不同于一些小心翼翼算计的结合,王宝强在房产中添加了妻子的姓名,并把新成立的影视公司股份分给了妻子。正当大家觉得幸福的家庭对新版《婚姻法》免疫的时候,王宝强被“坑惨”了,大众的愤怒正是在担心自己也会“被坑”而人财两失。

通常来说,女性管钱,其实管的并不是钱,而是对自己地位的一种维护。这正是女性处于弱势的大环境下所做出的无奈选择。虽然社会的大环境一直宣扬“男女平等”,这种平等主要从“人格”、“人权”的角度来讲,而在实际生活中,两性关系始终处在不平等之中。从生理角度来看,女性在身体上处于弱势地位,担任生育重担,仅这一点就决定了参与社会事务的局限性,从收入到社会地位都会因为“母亲”的身份受到制约。新《婚姻法》颁布之后,在婚姻中投入偏高的女性,在离婚中很难维护财产权益,这促使多数女性通过掌握家庭经济权力的方式来提高自身的家庭地位,维护婚姻的稳定。

婚姻中如何平衡男女之间的权力是一场博弈,家庭中“谁管钱”不只影响了两个人的互动方式、幸福指数,也为今后“劳燕分飞”埋下了伏笔。事实上,使用“共同管理方式”的家庭,婚姻幸福感和婚姻互动程度最高,使用“各自管理方式”的家庭,婚姻幸福感和婚姻互动程度最低,使用“妻子管理”和“丈夫管理方式”的在婚姻质量的各个维度上都处于中间状态。可能的解释是,虽然家庭钱财的管理方式体现的是夫妻的权力关系,但是只有二者的关系处于平等状态时,即共同管理的方式,婚姻质量最高。

中国婚姻价值缺位“利益结盟”让人心生焦虑

围观王宝强、张纪中离婚案,吃瓜群众的口诛笔伐、热切追踪反映了对婚姻价值缺位的焦虑。无论文化和宗教有怎样的差别,人类社会往往将婚姻家庭当作一种神圣的制度,它代表和固守了人类非常高贵的美德。这些美德与家庭之外的很多价值相互制约,抵消其他的价值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才可能保证社会的良性运转,使家庭外的价值能够更好地起到积极的作用。

北京大学哲学系吴飞认为,婚姻家庭作为最后的一块道德领域,理应在一定程度上与社会中过于泛滥的人情浇薄相抗衡,张扬个人自由之外的其他一些价值。《礼记》中之所以重视婚姻,是因为婚姻会服务于家族这个更重要的群体;《圣经》中之所以认为婚姻神圣,是因为婚姻来自更重要、更神圣的上帝的诫命。1950年的《婚姻法》之所以取得了巨大成功,就是因为它所保护的婚姻自由并不只是个人之间的自由,而是个人追求美满家庭的自由。而新《婚姻法》的司法解释,完全放弃了婚姻的价值追求,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如果夫妻之间一清二楚地明算账,家庭关系彻底退化成契约关系,家庭的组合,与任何商业性的结合没有什么两样,那还为什么结婚呢?利益结盟的婚姻破坏了家庭生活的道德价值,婚姻成为一种负担和麻烦。每个人都要研究法律政策,为利益而结婚、为利益而离婚,在精心的算计之下,美好家庭的理想生活离我们越来越遥远。

现实生活中,有一些实诚厚道的成功男人将钱财交给糟糠之妻保管,两人之间的信任基于多年的情分,也有在能力、地位上“势均力敌”的夫妻共同创造财富、共同管理,两人之间的稳固来自欣赏和了解。“谁来管钱”说到底是一种家庭伦理,只有个体在婚姻中得到滋养、获得力量,中国人才能走出焦虑和迷失,回归婚姻生活的真正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