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宫女——一片红叶

姐姐,你看树叶全红了。
       微微地仰起头来,只见上阳宫内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全都染成了一片红晕,宛如妹妹十三岁进宫时的脸颊,还带着几道粉红色的泪痕。

         地面上铺满了掉落的红叶,通红通红的。莹捡起了一片闻了闻,有一丝淡淡的幽香,仿佛少女身上的体香。
        “嗨,又是一个洛阳的深秋。” 
        燕也点点头。一阵秋风卷过禁宫深处,夹杂着天上南飞的雁鸣声。她忍不住把木盆放在地上,双手抱着穿着薄衫的肩头,在凉风中瑟瑟发抖。
        木盆里有一条粉红色的罗裙,半透明的薄纱几乎没有手感。这是杨贵妃最喜爱的一条裙子。
        “姐姐,你冷了吗?” 
        “不打紧,咱们赶快把它洗了吧,贵妃娘娘明天还要穿。” 
       莹说着又弯腰洗起了衣服,贵妃娘娘的衣服内还散发着体香.......

       青色烟雾笼罩着昏暗的内殿,香炉里点着熏人的香料,刻漏不时滴答的落水声。
       南琼殿是东都洛阳最高的一座行宫,座落在假山上。 这里离宫墙最近,站在南琼殿的栏杆上,可以眺望到洛阳城的大街上。每当莹和燕伺候娘娘之时,都会忍不住偷看宫墙外几眼。
      看到姐姐终于从南琼殿上下来之时,燕微笑地露出了明眸皓齿,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对蓝宝石般的眼睛, 燕真是个美人胚子!若是行走在洛阳大街上,不知有多少公子哥要驻足观望。只可惜身穿着素色的宫女衣服,宽松肥大的裙摆丝毫显示不出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
       每当看到妹妹微笑地样子,姐姐都忍不住抚摸她的头,“妹妹,你越来越漂亮了!” 
        “不,姐姐才漂亮呢。”
          “你别再取笑姐姐了,姐姐哪有你漂亮啊。”
         妹妹叹了一口气说:“宫里的燕子就算再漂亮,哪比得上宫外的燕子呢。” 
          
      莹回头望了望南琼殿,只见那高高的殿阁耸立在御花园的小山上,金色的飞檐在秋日中发出耀眼的反光。
      这幕情景使她想起小时候,当时五岁的她骑在父亲的肩头,秋日的阳光照在父女俩的身上。她抬头仰望那宫殿高高的围墙,仿佛里面有无数仙女等待着她去.......

       那一年父母双亡,莹十五岁,燕十三岁。为了生活,相依为命的姐妹俩被迫入宫做了宫女。

       岁月就像洛阳城里的牡丹,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满城的艳丽只能保留那几天,其余的光阴只能静静地等待.......上阳宫再广阔再神奇,只不过才方圆几里地。每个夜晚,莹只能搂着妹妹的肩膀,望着屋檐外的月亮或圆或缺,数着星星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中,五十的春秋过去了。她俩从小女孩变成了美丽的少女,又从少女变成了中年妇女,又从中年妇女熬成了满头白发的老太婆......

      在这期间在宫里只能见到宫女和太监,根本见不到一个正正经经的男人。她俩唯一的快乐便是站在高高的南琼殿上,观看洛阳城里的年轻男子走来走去......

      落日余晖下,又一个秋天到来,在残破不堪的深宫围墙内,一对白发的姐妹坐在枯草堆里。秋风吹起姐妹俩满头的白发。树上的红叶纷纷落地,瞬间铺满了地面。妹妹捡起了一片红叶,闻了闻说:“好香啊。” 
       “妹妹,今年是咱俩入宫多少个秋天了?” 
       “第五十个秋天了。” 
      “哦,枫叶又红了。” 
        相同的红叶,不相同的却是岁月!姐妹俩望着那一片红叶发呆,好像若有所思...... 

本帖最后由 文光 于 2015-10-28 10:02 编辑
 
我是一块会发光的石头!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她们在方圆几里的宫里度过一生,而我在公司和家的几乎两点一线度过这么多年,好文章就是写出别人心里想的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
 
努力赚取微笑

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她们在方圆几里的宫里度过一生,而我在公司和家的几乎两点一线度过这么多年,好文章就是写出别人心里想的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
-- by 会员 lpg4016 (2015/10/28 8:50:49)


呵呵,好个举一反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是因为这纠结的深秋季节而触景生情.......
 
我是一块会发光的石头!
又见文光的作品
又见文光的作品
 
我是一块会发光的石头!
 
张殿英
看了


 
张殿英
-